新闻资讯
所在位置: 首页 >> 资讯快递 >> 新闻资讯 >> 正文
【“鱼化龙”中国新诗百年长安论坛】肖云儒:西部诗歌--中国百年诗歌的另一半
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08日 20:37      资料来源:     浏览数:


5B06



肖云儒

男,中共党员,著名文化学者、书法家、教授,研究员。

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突出贡献专家,陕西省文联副主席,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,陕西省德艺双馨艺术家。

祖籍四川。1940年11月生于江西赣州于都县,定居生活在陕西西安。196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。历任陕西日报社文艺部记者,陕西省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,研究员。中国文联委员,中国西部文艺研究会会长,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,陕西省政协委员、评论家协会主席。享受政府特殊津贴,并被人事部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。1961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现为西安外事学院人文学院(文化产业学院)名誉院长。





我在百年诗歌论坛台上这些诗人里面是一个异数,从来没有写过诗,也不研究诗,但是我很愿意发言,因为诗歌营养了我今天又让我遇到了很多老朋友。

咱们叫“新诗百年长安论坛”,我想,在百年新诗中,除了我们熟知的五四以来的整体诗歌潮流,其实还有另一半诗歌,另一半诗歌史,这就是西部诗歌和西部诗歌史。如果我们从现代诗比较繁茂的上世纪30年代算起,至今已经80多年了,80多年中中国西部诗歌一直自成体系,一直在中国诗坛发出自己强劲的声音。



翻开中国当代文学史,从1940年代以来,在中国当代文学诗歌篇目里,单独立章、单独立节的,竟然70%、80%是西部诗歌。刚刚叶延滨先生谈到的贺敬之,还有郭小川、李季、闻㨗,以及反右后流落西部的艾青,都是文学史上立专章论述的大诗人。后来,西部诗歌又形成了若干群体,每个群体都有代表性人物在青史留名。譬如 青海以昌耀和吉狄马加为核心的诗群,新疆的周涛、杨牧、章德益,四川的流沙河、梁上泉、雁翼,云南的公刘、周良沛、白桦,陕西加胡征、戈壁舟、魏钢等等。

在中国现代诗坛上,整个西部诗人、西部诗歌一直非常有发言权。我记得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次全国诗歌评奖,评的是诗集,10部得奖,4部是西部的,好象有艾青、杨牧、周涛几位。它是中国诗歌版图上一个不可忽视的板块和流脉,它可以远溯到古代的“边塞诗”中去。

“边塞诗”千百年来一直在中国诗歌的宇空中回荡,也一直在文学史和诗歌史中占有着专章专节。高适、岑参、王昌龄,包括王维、李白的一些诗歌,谁不会吟两句呢。

尽管西部地区有点滞后和封闭,长期占领不了舆论的中心舞台, 但为什么从古代的边塞诗到现当代的西部诗,始终生生不灭,始终那么有质感、有力度呢?包括不属于西部的海子,为什么西部的柴达木为他搞那么大的纪念馆,且引发了当地和外地那么多人向往?肯定有很深刻的原因。那是因为海子与柴达木都有梦般的追寻,都有为梦想永不回头的执着。西部就是这样,一直以自己的精神气质给整个中华民族输钙、输血,它输送的是“强力钙”,是“狼血”!一部中国史证明,每当中原王朝萎糜,中国人精神萎糜,西部便周期性地开始输血输钙,使中华民族一度又一度复壮而生生不息!


我斗胆说 ,在古代开封,只能产生城市经济初萌期的市井生活写照《金瓶梅》。在清代的北京,只能产生王朝大厦将倾、树倒猢狲散时,种种悲欢离合拌和着人性在窒息中觉醒的《红楼梦》。在汉末群雄割据争霸的中原,也只能产生权谋和武力交相上演的《三国演义》。只有在无比艰险困苦又无比苍凉而诗性的西部,才能够产生魔幻的、浪漫的、悲愴的、坚定到不屈不挠的《西游记》,产生它所描绘的那个被理想牵引、被意志支撑、被艰苦驱动的不息前进的群体。西部就是以这样一种东西,一种唐吉珂德式的诗性浪漫气质,给我们民族以营养。儒家的长期浸渍熏陶,使汉民族过于重权谋、谋略和策略,而西部那诗歌般的气质、诗歌般的情怀,则一直在给中华民族输送着别一种东西。


如主持人所说,我的确这几年以75岁左右的高龄,坐汽车走了几趟丝路,16国八万华里。这与“一带一路”的热潮乍起当然有关,其实更重要的是我内在的生命需求和事业需求。作为一个南方来的西部人,在西部和丝路上不断补钙输血,终生不能停止也须臾不可中断。作为一个对西部文化思考研究了30多年的学人,又怎么能放过这些行走丝路、目击丝路、体验丝路的大好机遇?我觉得,走丝路的过程就是追寻诗歌、阅读西部诗篇的过程。长安、敦煌、甘州、瓜州、凉州,高昌、疏勒、龟兹,怛拉兹、碎叶、伊塞克湖、撒马尔罕⋯⋯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诗歌在陪伴你。吉尔吉斯斯坦的碎叶城是李白的出生地,他的父亲叫李客,从这个“客”字中,我们不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客居异域的飘泊感和苍凉感吗?李白对于中国诗歌乃至于中华民族精神为什么那么重要?我个人觉得,除了他对唐诗和诗歌创作本身意义,更是因为李白敢于冲破了礼教几千年的束缚,呐喊出中国人的真性情真生命。他有梦,有醉,梦,使他永葆真生命真追求,醉,使他敢于用真感情真诗行说出真生命真追求!,这就是李白。他在气质上属于他的出生地一一西部和丝路,他不仅给我们输送了诗歌之美、更有气质之豪,精神之钙。


所以我想我们在谈百年诗歌的时候,千万不要忽略了整整70、80年发生在西部的关于诗的黄钟大吕的故事。我们今天在座的,叶延滨其实是西部诗人,四川人生长在陕西、成长于延安。闫安先生,用他影响巨大的诗,证明了西部骨子里的现代感。燎原先生我们交往不多,但是我跟很多人谈过你。还有李震先生,中国诗歌论坛上的一位西部的发声者,还有尚飞鹏、秦巴子、高凯各位。你看,在这个百年诗歌讲台上,西部,西部诗,西部诗人,不也是半壁江山吗?今天论坛的这个结构,跟中国诗歌百年史的结构真是有点类似。

我想强调说一下的是,"一带一路”大方略,的确给中国诗歌和中国西部诗歌提供了一个历史机遇。“一带一路”是经济的、社会的、政治的战略实践,这种实践行为不能够直接转化为诗歌,如果谁企图直接将其转化为诗歌,那叫庸俗社会学。但是它提供了一个机遇,在我们面前拓展了一片非常阔大的天地,包括题材,更包括眼界和视界,情绪场域和心理场域。同时也为西部诗人拓展了一个非常大非常新的内世界,生命和情怀的内空间。丝路热将会给中国诗歌、西部诗歌输送国际化视野、输送大生命感觉,因为在西部丝路上人与大自然直接面对,常常会启悟你跳出三界之外,扣问大宇宙和大生命,作深掘性也是超越性的反思,将一种骨感和钙质,输送到社会、历史、人生中去。

所以,不知大家是否感觉到,西部诗歌的确来到了一个关口,出关便会有新的风景。在这个关口,第一,我们千万不要用庸俗化的方式,将丝路的社会经济行为直接转化为诗歌审美;第二,我们也千万不要错过机遇,错过社会与历史大局面给予西部诗人、乃至于中国诗人提供的新的诗歌语境,新的诗歌美学天地。


我对举办今天论坛的西安外事学院和黄藤董事长比较熟悉,他个人从年轻时起就很爱写诗,一直到“白了少年头”的今天,还不断在写。他是把大学教育当作诗来写的。什么是教育?教育其实就是给青少年心里播撒梦的种子的这么一个事业,就是让青少年的散文化生命迸发出诗美创造光彩的这么一个事业。黄藤先生爱教育,爱青年,自己也活得有诗有梦,他在青年学子的心田上播下理想与爱、知识与能力的种子,自己也便永远有了青春活力。别看而今熬出了满头银丝,不也依然还是一个白头少年吗。


下一条:【二十五周年校庆】董事长黄藤教授在“鱼化龙”中国新诗百年长安论坛的致辞